全站搜索
新闻详情
凤凰城 注册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19-12-11 23:34:14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 今日【QQ722856】下班,已是华灯初上,下车时,冷冷的月光,撒在我疲惫而瘦削的肩膀上,进入小区,一股清香随微风在脸上飘来,抬眼目觅飘香处,原来是清辉月夜下,一株丁香花开了,忽然间,思绪飘向故乡,飘向曾经的故乡小院,自然想起了母亲,那个时候,日子虽然过的艰难,母亲为我们儿女受尽了生活的艰辛,可母亲那样的坚强,那样的乐观,那样的热爱生活,母亲喜欢花草树木,从农村返城后分住的小院里,载上了梨树,樱桃树,北房的台阶下两侧,重上了豆角,每到五六月,豆角秧长一仗多高,母亲在房檐的椽子头上钉上钉子,把一尺长竹子插在秧下,然后用细绳绑在椽钉上,豆角秧顺绳子一直爬上房顶,喇叭花也与豆角秧互相缠绕在一起成长着 吐露着各自的芬芬。

  在西墙一侧,母亲养了各种各样的花,那花是母亲每周一集的花市上买来的,那个时候日子特别艰难,但不知道母亲如何节省几毛钱,几块钱,养了什么八瓣梅,海娜,珍珠海棠等许多我叫不上名的花,大门进来的墙侧,不知何时载了一棵丁香树,有一年我回家探亲,从门缝里溢出特别香的味道,进门才知道是丁香花盛开着,那香气与小院里别的花香互相传递着,绞绕在一起,蝴飞蜂舞,就像是一首首美丽的宋词,一篇篇优美的散文,母亲把小院收拾的如此整洁,如此温馨,亲戚,左邻右舍都喜欢来家串门看花,母亲把八仙小饭桌放树下,给客人泡上三炮台茶碗,在树下谈论着街府市井的话题与笑话,不由得让我心旷神怡。尤其是哪丁香花,特别的香,母亲给我说,闲暇之余,务劳这些花,是她最快乐的事情,自以为在外面闯荡已久,多读了几本破书的我,当与母亲交谈是,感觉自己那么无知,母亲不识字,但母亲却知道的很多,说出话来,谚语与成语脱口而出,常常让我开怀大笑,有时候笑的我眼泪挂满脸颊。假期到了,我就依恋那个小院,舍不得离开母亲,到医院多开几天病假,尽量在家里多待几天!

  可那年冬天过后,母亲患了癌症,我接到兰州治疗,可母亲无论如何也不做化疗,她想回家,想回到她喜欢的小院,我就放弃了当时一份很好的工作,陪母亲回家保守治疗,那时,看着母亲越来越差的身体,病痛残酷地折磨着母亲,我背地常流泪,可母亲那么坚强,脸上依然挂着以往的笑容,没有叹息过一次,母亲每天让我把她扶到小院里,看着让我给那些花浇水,指导我务劳那些花花草草。 母亲那年的这个季节离开了这个让她艰辛了一生的世界,离开在这个丁香花开的季节里。 母亲已经离开这个尘世已经十九年了,作为儿子,我虽然尽力做了一个儿子应该做的一切,但母亲海一般之宽阔的伟大,与海一般之深的恩情,儿女们是无法报答的,再过几天是母亲的祭日,心里不由自主的回忆过去,那座小院早已移主,只不知小院里的那个丁香树是否存在,丁香花是否依然在飘香!

脚注信息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09-2019 杭州多玩游戏布艺家纺公司 autoweb